<menu id="egk4m"></menu>
  • <optgroup id="egk4m"></optgroup>
    <menu id="egk4m"><nav id="egk4m"></nav></menu><xmp id="egk4m"><nav id="egk4m"></nav>
  • <xmp id="egk4m"><tt id="egk4m"></tt>
    <xmp id="egk4m"><optgroup id="egk4m"></optgroup>

    企業戰略發展規劃

    打造百億元和全國一流建筑企業集團

      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 首頁企業文化學習分享
    黔西南州召回管理不勝任現職干部的實踐與啟示
    來源:省組織部調研組   時間:2015-02-25 16:40:10    閱讀:2556
    【字號:

      汽車出現缺陷需要及時召回,干部有了毛病也要抓緊“檢修”。貴州省黔西南州創新推行干部召回管理,對不勝任現職干部進行“回爐淬火”“加鋼鍛造”,有效促使各級干部轉變作風、用心履職,凝聚了加快發展、跨越趕超的正能量。2014年,該州生產總值增速達14.6%、位列全省第2位,工業增加值、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排全省第3位,群眾滿意度由2013年全省第9位躍居第3位,形成了黨風正、作風好、發展快的良好局面。

      干部召回管理,召出了干部隊伍新氣象

      黔西南州區域優勢明顯,資源稟賦良好,干部群眾盼發展、謀發展的愿望十分強烈。但由于長期欠發達欠開發,一部分干部責任心不強、工作不在狀態,“庸懶散慢浮”等“為官不為”現象有所蔓延,影響經濟社會發展,群眾頗有怨言。在第二批教育實踐活動中,州委提出“向惰政宣戰、向惰政問責”,對興仁縣干部召回管理的做法進行總結推廣,迅速在全州掀起了一場治庸治懶“革命”。截至目前,全州共召回干部1334名,其中處級干部59名、科級干部269名、一般干部1006名。

      一是確定召回對象,讓干部失“面子”。州委出臺《不勝任現職干部召回管理辦法》,明確把存在“不會干、不想干、違反黨員干部政治紀律‘十嚴禁’作風要求‘十不準’和‘慵懶散慢浮’”等30種惰政情形的干部,列為召回對象,并將其納入召回學習班。凡是進入學習班的,在機關單位、報刊電視、網絡媒體等進行公開曝光,讓平時“風光”的干部,在工作圈和生活圈中沒“面子”。貞豐縣文廣局一名干部因在大會上“打瞌睡”被召回,他說:“召回不僅沒臉見同事、見群眾,還讓妻子抱怨沒‘面子’,今后一定要自覺遵章守紀、盡職盡責了”。

      二是突出教育轉化,讓干部換“腦子”。各縣(市)和州直部門舉辦學習班,組織召回對象離崗進行為期2至5天的集中學習教育,通過約談提醒、業務培訓、道德教育、艱苦崗位磨煉等方式,有效提升召回對象的政治素養、紀律意識、業務能力,讓工作不在狀態、敷衍了事的干部責任心得到提升,主動思發展、謀發展的動力更加強勁。一名召回干部說:“通過召回管理,自己思想上受到撞擊,心靈得到凈化,真正洗了‘腦子’,讓自己在工作中再也不敢掉以輕心”?;氐焦ぷ鲘徫缓?,該干部主動深入村組、深入群眾,積極參與綠殼蛋雞養殖推廣、村寨美化亮化等工作。

      三是掛鉤經濟待遇,讓干部丟“票子”。召回辦法規定,凡是被召回的干部,視情形給予一定經濟處罰。首先,進學習班時,自己交納學習費、生活費;其次,視情節輕重由財政、績效辦扣發部分或全年績效獎勵;再次,學習后仍不合格待崗的,只發基本工資。率先在州直單位開展干部召回的州人社局,在175名干部職工中召回了26人,對其中5人扣罰績效獎勵共4.05萬元,在干部中引起強烈反響。州紀委通過明察暗訪,2014年4月至8月,月均發現各級干部違反作風建設規定問題10余起,最多的一個月達20起。推行干部召回后,12月份僅發現3起。

      四是嚴格組織處理,讓干部騰“位子”。召回干部進行集中教育后,由各級紀檢和組織部門進行跟蹤考察,思想認識和業務能力有較大轉變的,可繼續留原崗位工作。仍不能適應原崗位工作要求的,采取轉崗、免職、降職、降級、待崗、辭退、解聘等多種方式進行處理。截至目前,全州共轉崗或免職165人,待崗67人,辭退22人,相當于近5年來全州調整“不稱職”或“不勝任現職”干部的總和。對一些年齡偏大、缺乏激情,不適宜再繼續擔任領導職務的,按照有關規定退居二線,共免職65人、改任非領導職務33人、退休99人。

      在推行干部召回管理工作中,黔西南州還堅持做到“四個注重”,有效增強了干部召回制度的實效性和可操作性。

      一是注重因地制宜。州委對召回標準、步驟、程序等進行原則規定,留下足夠“空間”和創新“余地”,讓各地各部門因人施方、因事對待、因時創新,有效避免了“一刀切”和“千人一面”。興義市采取“曬比述評”、晴隆縣結合目標績效考核確定召回對象;普安縣把治理干部“走讀”、吃“空餉”等六個方面突出問題與干部召回工作相結合;安龍縣開展“雙星創建”,讓勤政干部上“紅榜”受表揚,讓“惰政”干部上“黃榜”亮丑;州工商局實施“負面清單”管理、州環保局實行“記分制”考評,以考核結果確定召回對象。

      二是注重分類施策。針對不同召回對象,視其情形,區別對待,分類采取教育措施或組織措施。如對平時工作相對比較認真,但能力不夠、素質不高的干部,采取集中教育培訓的方式幫助提升;對工作散慢、不遵守工作紀律、得過且過的干部,采取跟蹤考察和組織優秀干部進行傳幫帶;對在單位鬧不團結,干部群眾反映大的干部進行轉崗;對不能正常履職、長期曠工的干部,主要采取降職、降級等措施進行處理。

      三是注重教育引導。堅持“懲前毖后,治病救人”,注意體現召回工作的理性化、人性化。在確定召回對象時,通過交心談心,幫助解開思想疙瘩、放下思想包袱。在集中培訓期間,通過加強作風教育、廉政教育、從政修德教育,組織開展官德修養討論,引導召回干部反思不足、認清差距。對集中培訓考核合格的,但能力尚有不足的,選派到一線崗位或重點項目鍛煉提升1至6個月,并進行跟蹤考察。目前,全州1334名被召回干部中,有1080名干部通過集中學習后回到了原崗位工作。

      四是注重正向激勵。在推行干部召回管理的同時,州委還注意發現和使用那些敢擔當、有作為的干部,進一步拓寬了干部“上”的渠道。特別對扎根基層、表現優秀的干部,重點給予關注。2014年干部考察調整工作中,從州直機關拿出10個副處級職位,專門面向在鄉鎮連續任黨政正職8年以上的鄉鎮黨政正職選拔;從州直部門選拔3名干部到縣(市)擔任黨政正職,從縣(市)選拔19名干部到州直部門擔任一把手,形成能者上、優者用的良好機制和氛圍。

      干部召回管理,探索了一條從嚴管黨治吏的新路子

      干部召回管理,以嚴的要求、嚴的措施、嚴的紀律,不給“守攤干部”空間,不讓“投機鉆營者”得利,有力推進形成了從嚴管理干部和作風建設的常態化,對于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、全面落實從嚴治黨要求具有重要的實踐意義。

      第一,干部召回管理,聚焦突出問題,精準抓住了從嚴管黨治吏關鍵。從嚴治黨,關鍵是從嚴治吏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全黨上下共同努力,改進作風、鐵腕肅紀,“四風”問題得到有效遏制,但樹倒根存,“不敢”的問題得到一定解決,“不想”的自覺還沒有完全形成,尤其是出現了“為官不為”等新情況新問題。干部召回管理,以推動能上能下、能進能出為重點,亮出治“惰”利劍,對“庸懶散慢浮”干部猛擊一掌。特別是通過降職降級、辭退解聘等措施,打破了干部“能上不能下、能進不能出”的慣例,暢通了干部“下”和“出”的渠道,教育了干部、震懾了干部,推進形成了從嚴治吏新常態。

      第二,干部召回管理,倒逼責任主體,有力推動了從嚴治黨責任落實。抓黨建特別是抓好班子帶好隊伍,是各級黨委(黨組)及其主要負責人的重要職責。但長期以來,由于受“老好人”等思想影響,一些黨委(黨組)特別是主要負責人,對班子隊伍不想管、不會管,甚至不敢管,導致干部管理失之于寬、失之于軟。針對這一問題,黔西南州為各級黨委(黨組)配備了干部召回管理這個“尚方寶劍”,同時規定對拒不執行、隱瞞不報的,必須召回主要負責人,有力推動“一把手”從不想管、不會管、不敢管轉變為主動管、創新管、大膽管,切實擔負起抓班子、帶隊伍的職責。

      第三,干部召回管理,立足全面監督,有效彌補了干部管理工作短板。這些年來,中央和地方對領導干部的管理監督持續用力,但對一般干部一直還沒有行之有效的手段,平時考核、年度考核也難以發揮應有作用。特別是基層干部,由于晉升空間狹窄等原因,部分干部混日子的現象比較普遍。同時,在現行的干部管理制度中,對“不貪不腐也不為”、“庸懶散慢浮”的干部,因尚未觸犯黨紀政紀,僅有談心談話、批評教育等手段,難以起到震懾作用。干部召回管理,在對象上,既注重領導干部,又不放松一般干部;在時間上,既要看平時表現,又注重關鍵時刻;在方式上,比批評教育重,比黨紀政紀處分輕,實現了教育管理監督的全方位、全過程、全覆蓋。

      第四,干部召回管理,重在制度創新,更加嚴密了從嚴治吏制度體系。長期以來,我們對從嚴管理監督干部不可謂不重視,但為什么“上百個文件管不住一張嘴”“幾十個文件管不了兩條腿”?從制度層面看,有的要么過于繁瑣,要么過于宏觀,尤其是許多規定散見在各類法規制度中,制度的系統性、配套性、銜接性不強,難以有效執行。干部召回管理,對道德規范、紀律要求,特別是黨的優良傳統等不成文的規定進行量化和具體化,綜合運用民主測評、評先選優、思想教育、能力培訓、綜合研判、組織處理等手段,把干部管理監督的有關制度規定有效整合起來,把繁瑣規定變為簡單,把軟要求化為硬約束,進一步嚴密了干部管理監督制度體系。同時,在制度設計上給基層留有創新空間,使制度更加簡便易行、有效管用,解決實際問題。

      第五,干部召回管理,注重以人為本,推動實現了人盡其才才盡其用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長和優點。如何讓每名干部揚長避短、發揮作用,一直是干部工作的難點。干部不在狀態、為官不為,既有思想認識、能力素質的問題,也有人崗不相適的原因。干部召回管理,以教育為主、震懾為主,通過“把脈問診”,使其放下包袱,接受組織召喚,盡量讓每一名干部都有能力、有愿望勝任本職工作。比如,通過集中教育,有效解決了思想懈怠、理想信念滑坡等問題;通過能力培訓和實踐鍛煉,有效提升了能力素質;通過崗位調整、雙向選擇,進一步優化了人力資源配置。興仁縣史志辦一名干部通過集中教育后,主動申請到離縣城較遠的回龍鎮工作。他說:“被召回前,因文字能力不行,業務不熟,自己在史志辦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?,F在又開始做以前就熟悉的群眾工作,工作起來更加順心順手了。”

      從嚴治吏,必須持續用力久久為功

      干部召回是新形勢下從嚴管理干部的有益探索,具有較強創新價值和實踐價值,給人帶來深刻的啟示。從嚴治吏,必須持續用力、久久為功,扎實做好新常態下干部管理監督工作,著力打造一支忠誠、干凈、擔當的干部隊伍。

      從嚴管理干部,必須嚴責任、敢擔當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“黨要管黨,首先是黨委要管、黨委書記要管。黨委書記要在其位、謀其政,履行好第一責任人職責”。管好干部、用好干部,各級黨委(黨組)特別是黨委(黨組)書記負有首要責任。干部召回管理,抓住“一把手”這個關鍵,推動各級領導干部敢抓善管,自覺把黨建責任扛在肩上、抓在手上。這啟示我們,從嚴管理干部,就是要堅持“書記抓、抓書記”,督促黨委(黨組)主要負責人切實履行起從嚴管黨治黨、從嚴管理干部的主體責任,才能推動從嚴治吏真正取得實效。

      從嚴管理干部,必須靠制度、動真格。人管人不如制度管人。制度的生命力在于嚴格執行,從嚴治吏關鍵要動真碰硬。干部召回管理,堅持一把尺子量到底、一個標尺對準人,杜絕拉關系、講人情,不搞“下不為例”,以鐵的紀律、嚴的要求召回惰政干部,使被召回的干部心服口服、甘愿受罰。這啟示我們,從嚴管理干部,就是要落實制度治黨的要求,切實增強制度的針對性、有效性和可操作性,堅持以踏石留印、抓鐵有痕的態度,動真碰硬抓好制度執行,才能取得干部群眾的支持和擁護,形成從嚴管理監督干部的良好氛圍。

      從嚴管理干部,必須全覆蓋、無死角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“要把從嚴管理干部貫徹落實到干部隊伍建設全過程,讓每一個干部都深刻懂得,當干部就必須付出更多辛勞、接受更嚴格的約束”。干部召回管理,針對的是整個干部隊伍群體,不管是領導干部,還是一般干部,都一視同仁、嚴格要求,對違反制度規定的一律召回,讓整個隊伍都心有所畏、言有所戒、行有所止。這啟示我們,從嚴治吏必須全方位、全覆蓋,既要突出領導干部這個重點,也不能放松對其他干部的嚴格管理,真正把從嚴從實的要求貫穿干部管理全過程,使之成為一種自覺、一種習慣、一種文化,才能讓干部有壓力、有擔當。

      從嚴管理干部,必須重平時、抓經常。嚴是愛,寬是害。從嚴治吏,一定要從小事抓起,從日常管理抓起,發現問題就要“咬咬耳朵”、“扯扯袖子”,防止小毛病變成大問題。干部召回管理,就是重點針對干部存在的小毛病小問題,及時提醒、及時打招呼,“小題大做”、防微杜漸。這啟示我們,從嚴治吏重在平時、要在細節、貴在經常,對干部身上一些蛛絲馬跡的小問題,對一些習以為常的小毛病,對一些傳染性強的“病菌”,時時、處處、事事都不能敷衍、不能馬虎,一定要從嚴要求、從嚴整治,讓干部習慣在嚴格管理監督中工作和生活。

      從嚴管理干部,必須嚴教育、講人本。我們黨對干部尤其是基層干部,一直都十分關心。習近平總書記要求,“對基層干部要充分理解、充分信任,格外關心、格外愛護”。黔西南州對被召回的干部,不搞“一棍子打死”,而是通過組織談話、教育培訓、跟蹤考察等方式,“回爐加鋼”“維修過關”后,教育幫助干部改進作風、履職盡責,做到“嚴以有格、嚴中有情”。這啟示我們,從嚴管理干部,必須堅持正面教育,注意區別對待,既要嚴格教育、嚴格管理,又要以人為本、關心愛護,促進營造勤政廉政良好環境,努力讓每一名干部都能享有人生出彩的機會。
     

      (摘自今日《貴州日報》) 

    易彩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